400-888-8888

我们只用绿色的食品原料

某某零食加工厂,只为您的健康着想

水果糖

时间:2024-03-10 00:00:22上一篇 |下一篇

又到年节了,该置办年货了,很少有人家儿会主动买些糖果吧?在物质极为丰盛的今天,人们大多都怕血糖高不愿再吃甜食,更限制孩子吃糖果。但在几十年前,别说是牛奶糖或巧克力,哪怕是简陋的水果糖,都是孩子们渴望的好东西,是大人们过年时才可以敞开了吃几块的稀罕物,是走亲串友或招待客人时拿得出手的礼品,是娶媳妇办喜事时人们卯足了劲抢来的带着喜气的标志物。我小的时候就非常爱吃水果糖。

表叔家在天津郊区,那里的生活条件要好一些。表叔每次到我们家来的时候,见到我总是要夸两句,然后便从裤口袋里掏出一把水果糖给我,我赶紧用双手捧着手去接。娘总是说:“他表叔别这么惯着他!”我用手捧过糖块,放到地柜上,自己拿上一块跑到外边去吃。记得文化大革命时期,糖纸是白色的,印着红字,应该是毛主席语录吧?如金丝小枣大的长方形糖块,被糖纸包着,两边拧着麻花。我轻轻地捏住糖纸,按照原来扭的麻绳花,反方向拧过去,糖纸又恢复了原样。剥下来的糖纸,像蜡纸一样。我把糖块放在嘴里,用舌头轻轻卷住,等着口水慢慢把它融化。我一边含着糖块,一边把糖纸抻平,然后把抻平的糖纸放在口袋里,有时也放在铁皮的铅笔盒里。

攒的时间久了,不同的糖纸摞在一起,打开铅笔盒,瞅一眼,回味自己曾经吃到过这么多水果糖,便有一种甜蜜涌在心里;有时我也会把糖纸放到书里边,当书签用;有时我们也会把糖纸放在摔宝的纸宝里,这样纸宝就增加了重量,别人不容易把宝砸翻。我家乡的水很咸,对于甜味,特别渴望,因此糖块含在嘴里,舍不得用牙齿嚼,就靠唾液慢慢地浸化,到最后还剩一点点的时候才用牙齿嚼一下,最后依依不舍地把它咽下去。糖在口腔的时间越长,享受的甜蜜也就越充分。

有时,放久了的水果糖糖纸已经牢牢地把那糖块粘在了一起,这时,我们就把整块水果糖一起放进嘴里,先把糖纸洇开,然后再慢慢让糖融化,一圈儿一圈儿用舌头裹着糖在嘴里转,最后只剩下糖纸,再把糖纸嚼一会儿,嚼成一个小纸团,再吐出来。

当时的水果糖一分钱一块,有时到生产队小卖部去打酱油买醋时,售货员王大爷没有钢蹦儿找零钱,便会用水果糖当钢蹦儿用,我当时特别愿意去小卖部给家里打酱油买盐醋,很大程度上是冲着水果糖去的。因为自己想买水果糖吃,很难张嘴,如果小卖部用糖块当钱找零,就觉得心安理得了。

我在五六岁的时候,曾经靠自己的劳动挣到过水果糖。那是锡侯二哥结婚,我和侄子云华作为滚炕席的主角,在洞房的炕上滚来滚去,大人们突然间抓着糖块儿往炕上扔,我们两个马上抢起来,把水果糖装进口袋。这是我们那里的婚俗,新郎新娘入洞房前要找两个小小子儿在炕上滚,这样会多子多福。我印象中抢了好几块水果糖,赶紧跑回家交给娘。娘把水果糖放起来,她自己舍不得吃,偶尔有小朋友到我家,她会拿出来给小朋友吃,但大多是给我留着。

水果糖也是孩子们非常珍爱的礼物。我的小学同桌高大宝曾经趁老师回头写板书的时候,悄悄伸过手来,极快地捅进了我的棉袄口袋里又迅速抽回。我一愣,没有说话,我把手伸进去,一摸,是一块水果糖!瞅一下他,他盯着老师,像什么事儿也没发生过一样,但是脸上的微笑在荡漾着,我心中充满了感动。记得还有刘庆波同学在大课间的时候,说有事儿叫我出去,拐过墙角,他看看左右没人,迅速从口袋里掏出来一块水果糖递给我,马上又跑开了。我知道这是他自己舍不得吃给我的。五十多年过去了,至今想起,心里依然甜丝丝热乎乎的。

水果糖是孩子乃至大人的心爱之物,有时我们也会用水果糖搞恶作剧。一次,我和小伙伴儿们为了报复总和我们作对的老哥,拿出两块糖纸,找了两块像糖块一样大小的土坷垃,用糖纸包起来,看到老哥远远地走来,我们悄悄地把这两块假水果糖扔在路上,就好像人们不小心掉出来的一样。然后就躲进墙角里,盯着路上的糖块儿。一会儿,老哥走近了,他低着头,猛然发现了路上的两块糖,马上弯下腰,用极快的速度把两块糖拣起来,一块儿装进裤口袋里,用手迅速剥下另一块糖纸,眼看就要放到嘴里了,突然见到里边是土坷垃,他的脸涨得通红,嘴里骂骂咧咧地走远了,小伙伴们则像打了胜仗一样欢呼着冲出来。

如今市面上很少有那种制作工艺简单且用玻璃纸简陋包装的水果糖了,见了也不会再多吃。但是几十年前对甜味的强烈渴望与得到满足时的慰藉感,以及一颗颗水果糖泅散开来的或温馨、或喜庆、或开心的滋味,至今回想起来,依然感觉舌尖萦绕着一丝丝甜蜜,久久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