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888-8888

我们只用绿色的食品原料

某某零食加工厂,只为您的健康着想

关于中外薯片那些事:一种不该吃,又难挡诱惑的东西

时间:2024-03-01 00:04:19上一篇 |下一篇

薯片,我几乎从不吃,有难以抵挡诱惑的一种食物。

有些东西你明知道它坏,但就是隔三差五诱惑着你,想必每个人心目中都有这样的食物吧。对我而言,我这个最爱吃零食的人最忌口的三种零食里面,薯片的诱惑力排在第一位毫无压力。

抛开口味(肉类零食我不吃便是因为口味),我几乎从不吃的三种零食:瓜子,巧克力和薯片。看看营养价值表,原因可能是显而易见的,这三种零食脂肪含量都非常高。

虽然说食物里让一个人长肉的成分有很多:热量,碳水化合物,脂肪还有不标出来的糖分都可能是罪魁祸首,不过就属“脂肪”这两个月字旁的汉字最扎眼不过。而瓜子,巧克力和薯片中的脂肪含量,通常最低也要高于每100克中含大于30克脂肪。

土豆沙拉和水

对于我这种曾经练重竞技项目的业余运动员来说,在停止训练之后因为代谢降低而体重暴增,是正常的事情,对此尤其要注意的就是上述这三种高脂肪高油高热量的食物。不过瓜子和巧克力我都能克制,但是薯片或者薯条如果让我一年中一口不动,真的做不到。

我对薯片的初记忆

红罐子的原味品客薯片,大概是我记事以来对于薯片最初的印象。我出生于90年代初期,小时候最早接触的零食并非薯片这种舶来品(大家都知道这是美国的玩意),而是包装五花八门的油炸小零食,即形状各异的膨化食品。

在商场里接触到红罐子的品客,这种包装就足够令我印象深刻了:别人家的零食都是袋装,它是桶装。打开盖子,撕掉封口,嚼起来有种干巴巴的脆,比较厚的薯片搭配上单一的咸盐味……诶?还真不错。

桶装薯片……你也叫薯片?

其实红桶的原味品客薯片,让我很难跟中国人可以在市场见到的炸土豆片联系在一起,其实现炸出来的土豆片让我吃了更上瘾,虽然那种土豆片通常是用来做配菜佐料的。直到进入21世纪十几年之后,我才发现桶装薯片其实不算真正意义上的“薯片”。

这一点被我察觉大概要追溯到2006年左右,逐渐地品客的竞争对手乐事在中国有了知名度之后。乐事黄瓜味薯片曾经一度爆火,那时候我十几岁,吃上一次就爱不释手,酷爱那黄瓜香精的味道,倒是同时上市的柠檬味乐事我不喜欢。

大概乐事带动我对薯片热情的期间,运动会家长给我带的是可比克——与品客一样做法的薯片,我尝了之后发现它与乐事黄瓜味不仅味道相差甚远,口感也完全不一样,这时一比对两者配料表才发现,原来品客,可比克包括后来吃的桶装乐事的那种薯片,实际上是“假薯片”。

原来品客和可比克那种厚厚的,形状整齐划一的薯片,都是用各种淀粉制作而成的再加工品:马铃薯淀粉,玉米淀粉……原来我吃的是淀粉?回想起厨房里那无色无味的粉末,顿时觉得:甭管你老中做的还老美做的,这样的“假薯片”就是不香了。

反之,袋装的薯片与市场里的炸土豆片大同小异,吃起来更有感觉。

薯片在欧洲

2012年我去了西班牙,那边的酒吧,咖啡厅和饭馆基本属于三合一的,一家店具有这三种功能。那边人们在喝酒看球的时候,基本不会吃炸花生米,炒黄豆,瓜子等等这些(虽然那边同样也有),最常见的下酒菜就是薯片。

西班牙加利西亚地区最火的酒吧薯片,创始人是个老大爷

那边的酒吧吧台会挂一些袋装的薯片,就像你在赛百味三明治那看见的一样;此外点酒水的时候,还会有随桌附送的,放在编制的小筐里的现炸薯片。什么东西都是现做的好吃,内个味儿,说真的,吃一片就停不下来。

我心目中薯片界的扛把子

莫不是现炸薯片完全可以吊打袋装薯片?非也,我在那边吃过最好吃的薯片,还真就是超市货架上的袋装薯片。西班牙产橄榄油这点大家都不陌生,但是在中国卖得贼贵的油,大部分都是拿来拌凉菜沙拉使,弄一大锅用来像炸油条那样炸薯片,是什么体验?

没错,这种薯片大概一袋的价格相当于普通薯片三五袋,毕竟成本在那里。但是那个味道,是我此时此刻想起来喉咙里都难免分泌口水的,那是真的就一个字——香。薯片特有的嘎嘣脆口感,加之附着了一层橄榄油的绿色植物香气……就这两种东西,可以让你手中的多味炒瓜子顿时不香,难怪老外喜欢追求食物的原味。纯橄榄油炸的薯片,吃上一包能回味好几天。

无奈这东西又贵又不健康,明知好吃我也不能经常吃,还是饼干面包这样的零食稍微健康点。在那边我为数不多吃橄榄油薯片的经历,是2015年住在巴塞罗那时候,那会儿训练量大,不太在乎脂肪摄入,加之我租的单间旁边有家德国LIDL超市,那里面的东西便宜,橄榄油薯片有时才1欧元(人民币七块多),我就吃了几次。至于像乐事这样品牌的橄榄油薯片,大概要人民币二三十块钱一包。

遗憾的是,在中国是基本买不到橄榄油炸薯片的。即便有海外网购,也要收你比炸薯片用的油还多的智商税。

薯片2.0

相比于品客的淀粉薯片和乐事的真土豆炸薯片,接下来我要说的两种算是薯片界的后起之秀:低脂烤薯片和波浪形薯片。

还是2015年,我曾经在西班牙的拉科租过一间房,二房东是楼下开酒吧的一对东北夫妇,估计房子的水电不用他们付钱,我一天洗几次澡他们都不管,而且厨房的烤箱我也一直在用。当时因为训练要保持体重,我为了省钱买来的大包速冻薯条,都被我直接扔烤箱去烤而不是油炸,实际上味道几乎没有差别,反而不油腻。

有些零食的厂家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出品了一款低脂肪薯片。一看营养价值表,确实脂肪含量低了不少,基本每100克只有11克左右的脂肪。不过从外观来看,基本上是比品客薯片还要假,甚至不能称之为薯片的一种膨化食品,每一片都是规规矩矩的圆形,而且特别厚,更像是比较薄一点的米饼。

无独有偶,这些年旺旺也出了一款跟西班牙低脂肪薯片类似的产品——薯米片。我也买了几包尝试了一下,刚开始嚼确实又有土豆香又有米香,不过后来的体验就没那么好了,这玩意粘在牙上下不去。恰好我吃薯米片的时候有颗补过的牙坏了,这一吃薯米片,那些嚼过之后粘牙的东西直接填进空隙里,导致我这颗牙劈裂了。

厚厚的低脂薯片不太好的体验告诉人们一点:有得必有失。想把薯片做得健康,你势必失去它原本的口感。但是另一种薯片界的“后起之秀”,非但没有让薯片失去口感,反而更好吃,尽管它也不太健康,这就是波浪形薯片

最早接触这种薯片还是2006年左右乐事最火的时候,当时他们推出一种大厚片,实际上就是波浪形薯片。其实这种薯片不见得比直形薯片更厚,但是形状变成了凹凸不平的波浪形,每片土豆跟油接触的面积增加了,自然口感也变得更脆。

06年乐事出了波浪形的薯片,但是在商场货架上并没有那么多。可是6年后我到了西班牙,一看那边超市的薯片架子上,直型薯片跟波浪形薯片基本呈现出五五开的趋势,这后起之秀也已经开始跟老祖宗分庭抗礼了?大概不是,后来看视频网站我发现,80年代那边就有波浪形的薯片了,只不过在中国发展得比较晚一点。

这些年在厦门教外语的经历,让我接触到了那边的一款只做波浪形的薯片——丽丽薯片。似乎在国内其他地方这家的薯片不太常见,不过在胡建的超市里,几乎可以吊打乐事。

首先这家的薯片从朴实无华的复古包装上看起来,就给人一种回到90年代的感觉,不像如今花里胡哨的“网红货”。丽丽薯片的包装基本上不是红色就是黄色,很醒目,而且番茄味的半个袋子上都是西红柿的图。这种薯片虽然不宣传波浪形的造型,只有“马铃薯片”四个字(福建闽南语的“土豆”指的是花生,因此为了区别开,基本就叫广义的土豆为马铃薯了),但是基本每一包都是波浪形,似乎有点降维打击的感觉。

打开一包,基本上也算是表里如一,像极了市场上刚炸出来的薯片。这种炸薯片油很关键,甘肃青海那边回民炸的薯片用的是菜籽油,而丽丽薯片可以吃得出来用的是比较好的植物油。至于脆度和口感,波浪形薯片有着与生俱来的优势,三种口味里烧烤稍微有点咸,辣椒的又不太辣,最中意的还是番茄味这一款。

虽然脂肪含量一如既往地高,不过偶尔能在忙碌之余来上这么一小包30g装的,也算是在压力山大的生活中,“自古人生何其乐,偷得浮生半日闲”的小窃喜。